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

厦门民宿疫后洗牌,90后小伙借飞猪逆袭鼓浪屿_国内频

发布日期:2020-08-30 04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新的力量,正在重新整合小而美的民宿,构建新的生态。吕?特说,他的三家民宿“位置都很偏”,所以基本全部靠线上旅游平台来获客。“飞猪一家就占了我们大约6成,只要平台有活动,我们一般都会跟进”。

鼓浪屿管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6月,鼓浪屿上岛游客总量为21万人次,比上年同期减少72%。

在飞猪用“厦门民宿”进行搜索,结果多达100余页,价格分布极为广泛,从一百多到几千元都有。

疫情的影响,让厦门民宿有了一次洗牌的机会。以往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房源,一下子出现了很多。

不久后,他又在鼓浪屿和厦门其他地段开出两家民宿,都是自己独资。

半年来,飞猪举办了厦门、海南、西部等多个目的地的民宿营销活动。有专家指出,这样的大型平台正在从传统的流量入口,转变为深度整合资源的策划者。民宿作为厦门最大的名片,可以利用线上旅游平台获取年轻消费者,从“种草”到“拔草”一气呵成。

比吕?特大4岁的厦门人陈鸿浩,也是在2014年进入民宿行业。那时是民宿的黄金岁月,根据鼓浪屿管委会每月更新的统计数据,2014年全年有1600万人次登岛,创下高峰。

这可能是厦门民宿业最冷清的一个夏天。

吕?特在鼓浪屿和厦门市区有三家民宿,虽然今年八月的营业额只有往年的一半,但入住率只比去年下滑了10%。有游客能来住,是稳住生意的第一步。

吕?特在鼓浪屿土生土长,见证了民宿在过去十多年里在厦门遍地开花。他喜欢玩,大学时代就利用假期去新疆和西藏的青旅做义工。2014年大学毕业后,他尝试自己在鼓浪屿做了几间“公寓民宿”,“收入还是蛮可观的”。

陈鸿浩说,直到4月底,还时常能碰到“0入住”的情况。不少民宿从年初开始“歇业”,却从此再未开业。冷清和压力,也给拥挤的厦门空出了一些新的机会。

而在另一头,主管部门也在积极扮演推动者的角色。8月9日起,厦门政府开始在飞猪发放3000万元文旅消费券,每套金额400元,可用于在飞猪和淘宝预订厦门的旅游产品时直接抵扣。

吕?特这样的厦门本地年轻人,对脚下的海岛和身边的民宿,依旧满怀热情。吕?特认为,未来民宿会渐渐回归到它的字面意思,回归街坊邻里的感觉。“很重要的一点是,我本人,连同我的员工,全都住在这些房子里,我们对这个房子,有一种家的感觉。”

到2017年,吕?特已经有了一些资本和经验,他决定在鼓浪屿找一栋真正的别墅,开一间上规模的民宿。“2017年想在鼓浪屿找一栋适合开民宿的房子,真的很难。”吕?特说,最终好不容易才“抢”到了一栋位于岛屿西侧内厝澳路半山腰的四层小洋楼,取名“半山也海景度假屋”,还养了一大堆猫。

陈鸿浩先是与人合开了几间民宿,之后,成了本地连锁民宿品牌“飞宿”的经理人。2017年,注册资本5000万元的“飞宿”,改造了位于鼓浪屿黄金地段的前民国驻美大使宅邸,把这座历史小洋楼改成汝南别墅(1935民国驻美大使店),庭院雅致,在客人中颇受好评。

面对这些机会,本地年轻人的嗅觉是最灵敏的。吕?特正在寻找合适的物业,计划在未来的一两年里,至少开出两栋有特色的新民宿。陈鸿浩和他背后的“飞宿”,同样也看到了疫情带来的机会,“所幸我们还有不少结余资金,未来会尝试扩张的机会”。

厦门的民宿行业,早在2006年就开始从鼓浪屿萌芽,最初以家庭旅馆的形式出现。现在,厦门民宿较多集中在鼓浪屿及环岛路上的曾厝?、黄厝、钟宅等区域。

突如其来的黑天鹅,打破了民宿经营者们的田园牧歌。

陈鸿浩也透露,头部线上旅游平台,对厦门民宿的重要性几乎是决定性的。“线上来的客源,占到我们9成多,剩下的一成,来自于老客回购和客人间的互相推荐。”

目前,“飞宿”在鼓浪屿一共有十几家民宿,“疫情之前,别说节假日和暑期旺季了,就是平时,也基本都是客满的”。